梦里出现的人,醒来就该去见他

  “我昨晚梦到你了。”

  “白天太想我了吧。”

  “嗯...”

  “你那边冷吗?”

  “我在北京的机场,刚下飞机。”

  “来北京怎么不告诉我?”

  “我们结婚吧,我想每天都能见到你。”

  “好。”

  豆子结婚那天对我说,梦里出现的人,醒来就该去见他。

  我说,成都离北京本来就不远,说去就去了。我想见他还得出国,太远了。

  豆子笑了笑说,你那天的文章里不是说,距离对你来说不过是机票价格和飞行时间不同吗。我和老余异地那会儿,我觉得成都和北京之间怎么这么远啊,机票怎么这么贵啊。有段时间我都想分开算了,在成都找个人凑合着过一辈子就行了。

  我问,那你为什么辞掉工作一张机票飞到北京了。

  豆子说,有一天老余给她打电话说,下周要去山里考察,可能没信号。又说下周成都降温,你记得多穿衣服。豆子问,你连北京的天气预报都懒得看,怎么知道下周成都降温啊。

  老余憨憨地说,上次你不是没看天气,结果淋雨感冒了吗。从那之后我就下载了一个特别准的天气预报软件,里面只有成都一个城市。

  老余说,明年公司有可能调他去成都的分公司,说让豆子再坚持一年。

  他说,前几天我妈又问你什么时候来北京啊,房子都给你俩准备好了。我说你喜欢吃辣,喜欢成都。我妈让我劝劝你,不过你放心,你在哪儿我就去哪儿。只不过我得保证我去了还能养你,所以你再等等。

  豆子和老余都沉默了,过了一会儿老余哑哑地说,我不在你身边,你可千万照顾好自己。

  豆子那晚做了一个梦,她梦见地震了,所有人都往外跑。她想跑,却怎么都动不了。没有人回头看她,也没有人拉她一把。她觉得她要被埋在这里了,突然就看到老余冲进来,抱起她就走。

  豆子醒来的时候,已经十点了。公司八点上班,她迟到了两个小时,这个月奖金又没了。她走到洗漱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突然觉得,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什么时候才能和老余每天都在一起啊。豆子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同事打来的电话,着急的问她怎么没来上班,老板都发火了。

  豆子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要辞职。

  豆子告诉说她那天突然觉得,哪个城市、什么样的工作、多大的房子一点儿都不重要。她说她就想马上见到老余。马上。

  梦里出现的人,醒来就该去见他。

  很多人说,这句话说的轻松,做起来太难。

  不是距离太远,不是没有时间,不是银行卡里钱还不够多。

  是你害怕, 害怕鼓起勇气付出后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你想要安全感,渴望被人爱,希望在感情中做付出较少的那一方。

  看《七月与安生》时,七月对家明说,你知道为什么我不来北京吗?我其实不是喜欢呆在家里,也不是讨厌出门。我就想让你为我回来,这样才能证明你爱我。

  豆子也想让老余为了她来成都生活,她觉得只有他来了,才能证明他爱她。

  但其实,他爱不爱你能感受得到,你明知道他爱你却还要求他为你付出是因为,你怕付出更多的是自己。如果真有分开的那天,你觉得至少可以安慰自己说,幸亏我没为了他去北京,幸亏我在这段感情里付出不多。

  从一开始你就把它当成一场较量,想以最低的成本获得最高的收益。你不愿向他走一步,却要求他走完你们之间一百步。

  可是,爱本就是付出,不是计算。

  我以前对朋友说,我再也不想在感情里付出了。

  但这话其实就像放屁一样,因为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想为他付出。

  你愿意为他花时间、愿意为他花钱、愿意为他花费精力,想要每天都和他在一起。

  过去的回忆不会教你如何更好的去爱一个人。那些爱错的人、走错的路,都只会让你在爱情里变得畏手畏脚,让你害怕被伤害,让你拒绝付出。

  可是,不勇敢去爱,你怎么知道是不是错。

  去爱吧,像从没受过伤那样勇敢的去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