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恋爱到结婚,我和W先生的故事

  这几天莫名其妙地火了一把,大概是因为我和W先生的婚事吧。

  一想也是,91年和93年,在这种大多数人眼里毛还没长齐的年代我俩就像撒欢的草泥马一样奔进了民政局喜气洋洋领了证,用一句糙话形容就是简直吊炸天。

  我们看起来很幸福,也确实挺幸福。只是我知道我们没有婚礼没有新房没有钻戒没有婚纱照没有蜜月旅行,这一切都是我们毕业后要自己去努力争取的。我不在乎这些,对我来说只要在一起就好。人生无常,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会死去,早几天嫁给他,能两个人活到70多岁过金婚纪念日的机会就大些,不是么。至于有人说秀恩爱分得快,我其实只是在我人人相册里发了一下,以为只有几个同学小范围转转,现在这么火我确实也没想到。不过即使这样,生活不还是要照样进行吗。

  我和W先生也能算的上是裸婚了。我们家境都属于还不错,但是我们结婚没要父母一分钱,长辈们的建议是我们毕业再结婚,因为这样W先生有了稳定的工作我们也有更稳定的生活。是我一再坚持要到日子就领证的。不为别的,只是对我来说在一起就足够了。那些说什么未婚先孕的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或者说是因为你们的婚前性行为没做安全措施所以被逼婚了才认为别人都是这样吗?

  我不是什么阳春白雪视金钱如粪土的姑娘,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屌丝俗人。我很少花钱很好养活,我不喜欢包不喜欢漂亮衣服就爱吃东西爱打打游戏,说真的我花钱基本都是花在吃上了。我也知道钱重要,但是我嫁给我喜欢的人和钱没关系。在一起,领个证,然后踏踏实实过我们的生活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我可以接受我男人没钱,即使他只买的起一个烤红薯,但是他愿意把一大半分给我,这样的男人比那些有上千万确吝啬给你花或者愿意给你花钱而不愿意给你真心的人强太多了。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我要的感情很纯粹,就是心里只有我一个人,我不会和别人分享。

  我不要多好的生活,高兴时候俩人喝杯咖啡吃个呷哺庆祝下就得了。这花的了多少钱么。我想要的东西我自己都能花钱买,干嘛去麻烦别人呢。容易满足,才能生活得更幸福点。

  很多人问我和W先生如何相识,其实很简单,那些年簋街迷乱的红灯笼晃瞎了我的狗眼,让我看见灯光下那个白净的小哥异常顺眼。而W先生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恍惚间误认为我是个萌软的好姑娘。估计是我当时的跑步鞋和宽松牛仔裤有着扑面而来的乡村泥土气息,显得淳朴而山炮,让他这种在大城市生长的潮男有了异样的新感受(说白了就是没见过这么土鳖的)。

  就着麻小腻人的辣味儿和土腥味儿,故事就这么开始了。

  说真的我完全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温柔的软妹子。我就一女汉子。不抽烟但是曾经爱喝酒(当然现在基本不喝了),也干过3斤伏特加一瓶小二两瓶燕京灌到断片第二天进医院的傻逼事儿。虽说四肢健全五官端正智商正常,但是由于性格过于霸气所以从小儿到大基本没男人追过。姑娘们也不乐意跟我这臭屌丝一起玩耍,我也就只能和一帮臭老爷们儿骂着街打着架吃着串儿混到现在。W先生是第一个喜欢我我也喜欢的人,算不上一见钟情,只是第一次见他就很有好感,他对我也是一样。说到这儿你们一定都觉得这挺浪漫的,可是只有我和他知道这个故事一点儿都不浪漫,对我而言有着愧疚,对他而言,大概是心酸吧。

  原因是因为我对他没有他对我那么好。虽然我认为我俩之间没有谁更爱谁,但是不得不承认他对我的忍让与包容是我一辈子做不到的。W先生真的脾气一点都不好,但是对我他表现出了无与伦比的耐心和宽容。

  很多人说W先生很有福气娶了我回家。我想说真正有福的是我,能嫁给他这么好的男人。W先生对我好得可以说惊天地泣鬼神。实话实说我脾气很暴躁,举个例子吧,打个游戏他送了个人头,我能用诸如”你是脑残吗是智商低吗是猴子请来的逗B吗”这种话喷他5分钟。坑我一局我能直接摔了电脑冲过去对着他肩膀一顿扑打,最重要的是,我是个女汉子我手劲儿大的吓人。但是W先生每次都是安静地带着点宠溺地笑着看我,直到我闹够了一把把我搂住说宝宝你咋那么逗呢,太可爱了。我知道我其实一点都不可爱,真的,我知道我发火的样子就像个女神经病,只是他依然愿意包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