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别让你爱的人自卑

  外婆嫁给外公的时候,才十四岁。一只金镯子和一对金耳环,就把两个还没成年的人放在了一起。

  外婆在13年底去世,外公和我为她送行。老人家悲痛欲绝,在灵位前几度失控。

  外公说起和外婆之前的事情,他们的婚姻大抵可以分两段。一段是没认清外婆前,一个是认清外婆后。

  前面说了,外婆十四岁就嫁给了外公。当时外公是地主之子,是乡里的公子哥。当时他两眼一瞅外婆娘家穷酸的嫁妆,认定对方一定是贫寒人家出身。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外公不敢不从。真难想象两个还没发育完全的孩子走到一起,当时的社会风气有多封建。

  婚后外公无法无天,整日流连在外。他年轻时极爱夜钓,经常带着一群男男女女钓个几天几夜。外婆生性胆怯,又不敢吱声,唯有忍着,竭尽全力伺候着外公。

  那时候啊,外公说了,他是想方设法地让外婆低到尘埃里去。当然没有所谓的凌辱、家暴,外公也不是那样的人。他的方式很独特,就是冷暴力与无处不在的挖苦,讽刺到外婆泪水涟涟才善罢甘休,你说他年轻时有多坏。

  而外婆还是爱着外公,不想给男人丢脸。每一次夫妻双双出席重要的婚丧嫁娶之宴,外婆无不将要穿的衣服、要戴的首饰准备得一丝不苟。曾经还因为外公妹妹的孩子的满月酒,她提前一个月做工攒钱裁制新衣。

  总之无论人后多心酸,人前总要风光。外公生相俊朗,外婆五官清秀,两个人年轻时都是实打实的门面,人前恩爱,更是方圆数里的佳话。

  直到多年后,外婆替外公诞下一子,即我的大舅。当外婆月子时娘家人上门探望,外公这才发现外婆出身富贵,甚至比自己还要雍容。

  此番外公才恍然大悟,问外婆为何不说自己的身份?又问里里外外的人,为什么不告诉他自己妻子原来并非穷酸人家。

  可边上人哪知道这些?你个做丈夫的都不知道,外人怎么知道?

  曾经欺负过外婆的街坊邻里也都警觉起来,她们都在想,上次抢了她几棵白菜,她会不会趁机报复过来?

  可外婆没有,还是继续默默爱着外公。外公说当时外婆说了一句话,他这辈子都记得。

  外婆说,不让自己的男人自卑,是一个女人最起码的爱。

  听到这话的时候我还小,不懂其中的缘由。而直到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朋友圈里的一件事情让我彻底明白了这个道理。

  燕子是我认识的人里,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但她的老公并不是什么凤凰男,相反,男方来自某个三线小城市,家里吃低保。好不容易供他读了个大学,还是个二本。这与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从某知名985毕业的燕子而言,差距之悬殊可想而见。

  男方我见过,斯斯文文的一个人。可能因为出身条件,他在很多时候都比较寡言。

  记得一次去凯悦同学聚会,当燕子带他进入全水晶吊顶的宴会大厅,当全场男人都一身西装革履,而自己呢,蓝色衬衫都旧得发皱,白裤子都洗得发白。脚上这双皮鞋还是燕子送的,相比于那些气质高贵的男人而言,燕子老公就像个格格不入的土鳖。

  那时候我看燕子,也是一身素净。并无其他女人那般涂脂抹粉,披星戴月。而是和老公一样,一身简简单单的装扮,虽然有失气质但却看得人眼睛无比惬意。

  有女同学替她不平,说哎呀燕子婚后怎么变得这么老气,说这话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两眼他老公,好像在说“老公没钱、老婆受苦”。

  燕子没有解释,只是风轻云淡地一笑。事后我对她说我相信你凭你的条件,你一定可以做全场的超级Queen,可你没有,你甘心做个灰姑娘,穿得简简单单,去出席那么高大上的宴会。

  燕子说,我只是不想让他自卑,喜欢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别让他自卑。

  当时便懂了,懂外公在外婆灵位前对我说的那句话。懂了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无论你许下多少沧海桑田,当至死不渝和海枯石烂还没给足你时间,嗯,爱一个人,就别让他自卑。

  之后听到某位学哲学的朋友说,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有个体就会产生差距,有差距就会衍生出解决差距的方法。我想这引用到前两个故事里,都不过是一方对一方微妙的爱意。